同上海和平壤人民站在一起

— — 对抗全球主义入侵的前线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

美国总统候选人

亚洲研究所 理事长

2022年 5月 31日

全球主义分子们已然对地球公民发动新一轮侵袭,旨在以最为阴险的方式利用文化、种族和习惯上的差异离间我们,让我们自相残杀,从而阻止我们结成联盟、联邦乃至社区组织,令我们无法打击、瓦解世界经济论坛等已经掌握全球治理权的组织,且正在悍然将各国、各个政府纳入其控制范围的犯罪集团。

私募股权公司的影子雇佣兵已经通过贿赂、勾结我们之中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而得手。这些人目达耳通、才能卓绝,明晓事理,却如为了三十舍客勒银子卖主的犹大一般,在丰厚的利益面前对光天化日之下的罪恶视而不见。

有人正在设法制造一场“虚假的”世界大战;参与其中的,一边是概念中的“西方世界”,另一方则是俄罗斯、中国、朝鲜和伊朗。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操纵、支配上述国家乃至全世界各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制度。这项阴谋隐秘而又巧妙,其规模简直史无前例。

但在人类历史上,此类为夺取绝对主导权而策划出的阴谋绝非新鲜事物,只是当时的幕后黑手并未使用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监控摄像头、5G技术、低轨卫星、无人机和不知国界为何物的武器化媒体娱乐复合体。

倘若诸位认为没有人会邪恶或者自信到就某事物开展如此之大的试验,那么我要讲述的一切,恐怕会让你们震惊、失望。

制造“虚假”世界大战的第一步,便是采取秘而不宣的行动,令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场行动耗时漫长、环节复杂,涉及其中的,包括美国、德国等北约成员国和其他国家,俄罗斯自身的某些派系也很有可能牵涉在内。

俄罗斯并未站在世界经济论坛及其幕后支持者的对立面,没有抵制其恶行。普京总统也是这些国际机构的会员之一。然而基辅局势已定,如今俄罗斯转而谋划瓦解整个全球治理系统,予以应对,退出世卫组织便是其一系列举措的起点。

各方并未留下对话空间。欧洲各国与亚洲,从德国和日本开始,都在大幅提升军事预算、大力加强国内监控。未来十年,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数量很可能会翻一番,全世界的核武器总量也会随之翻倍。简而言之,尽管刁滑狡诈的政客们并不想让事态太过离谱,却有一场真真切切的世界大战摆在我们眼前。

乌克兰遭受入侵之后,上海封城随即而至 — — 其背后无疑是被亿万富豪们收买的无形力量。

上海化为监狱,幕后势力的“突击队”用并不存在的新冠疫情作为幌子,将人们囚禁在家中,以断粮威胁。

全世界都已得到明示。

当然,几十年以来,上海一直是私募股权公司与跨国企业的囊中之物。这一次与以往的不同之处在于,超级富豪以外的其他人都被封锁家内,无一例外。

主流媒体将在上海发生的一切极度扭曲,称导致今日惨状的并非寄生虫一般的富豪阶层,而是“左派思想”和“社会主义” — — 总之,双手沾满鲜血的,是“中国共产党”。

在“西方”主流媒体天花乱坠的描述中,李克强总理在尽力支持当地政府抵制封锁措施,而被打上“共产主义分子”这一醒目标签的习近平主席则固执己见,坚持推行清零政策。

习很有可能是受国内外全球主义者的唆使采取了封锁措施,如今又被迫为其后果负责;李则被塑造成了英雄人物,根据各方报道,西方似乎可以与之合作 — — 同时他也能够在全球主义者们纷纷掩盖自己罪证时受其摆布。

全球金融势力在上海打造了这场噩梦,而后又将其归咎于社会主义;他们的目的是让美国、英国、日本等被他们完全占领的国家的人民相信自己仍是自由之身,而中国正在遭受共产主义独裁政权的蹂躏。

一切国家,只要全球金融势力在该国受到了政府的控制,只要该国政府在财富再次分配中起主导作用、保护劳动人民,它们便都会受到冷嘲热讽,被扣上“独裁”的帽子。

右翼博主们已经贴出报告和图表,推测亚洲人为减少世界人口炮制出了极为危险的计谋,而他们的目标是欧洲发达高加索国家、澳大利亚以及美国。

这场战争以高加索人种为打击目标这一说法的真实性值得怀疑,但完全有可能的是,用于支持他们观点的统计数据得到了广泛传播 — — 不论它们是真相的反映还是凭空捏造的产物,使得人们将这场阶级斗争当作了人种之战。毕竟二战便是如此。实际上,将阶级斗争隐藏于种族战争的幌子之后是美国可追溯至19世纪50年代的旧有传统。

他们在伊朗 — — 另一个被“西方”官方定义为敌手的国家 — — 也在采取相似的策略。在抵抗全球主义分子入侵这一方面,伊朗的表现比大多数国家出色,然而如今在各方的宣传之中,该国却是首个公民在购买食物时需要出示生物识别身份证(即数字护照)的国家。

全球主义特工们正在通过向穷苦民众推行相关政策来达到裹挟伊朗的目的。遭受全球主义反扑的反全球主义右翼分子也得到机会,用别样的种族主义方式抨击全球主义,以伊朗为敌,称该国同基督教教义背道而驰,蹂躏人民,其野蛮程度绝无仅有。

最后,我们再来谈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该国在这场新冠骗局中坚持得最久;在相当长的时间中,它既未宣布有国民感染这种虚构出来的疾病,也没有倡导人们注射疫苗、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进行抗疫。

然而,2022年5月12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委员长忽然宣布该国出现新冠病例,而且患者感染的还是荒唐至极的奥密克戎毒株。他表示将对平壤采取封锁措施。

于是主流报纸便如发情的鬣狗一般围绕着这场捏造出来的危机上蹿下跳。

不待我们反应过来,朝鲜人便戴上了愚蠢的口罩,把无甚作用而且危害健康的消毒剂喷洒得到处都是。

更值得人们注意的是,在朝鲜奋力抗疫的同时,韩国却放松了口罩令,同时不再对餐厅和商店做疫苗方面的强行规定。这绝非巧合。

不出预料,主流媒体告诉我们,这些意识形态上的异国正在利用极端的抗疫措施压迫人民,同理性、民主的“西方”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们打算把“极权主义国家”这一形象投射在中国、朝鲜、伊朗等国的身上;与此同时,亿万富豪们正在“西方”国家为技术暴政奠定基石;后者已尽悉被美国、德国、以色列等国家的私人技术企业通过监控摄像头、地理围栏、5G技术以及借助电视、网络、学校和科研机构而进行的持续定点洗脑宣传所掌控。

也就是说,被描述为极权主义源头的,都是那些拒绝接受新自由主义思想的国家。进行此种宣传简直是大师们的天才之举。

迷雾随即涌起,让他们得以逼迫我们使用数字货币,而数字货币系统随时都可以被企业式国家、智慧城市甚至智能汽车关闭 — — 让这些东西问世的目的就是使我们所有人沦为闭门不出的囚徒,只能永远处在监视之下。

正如辛迪·奈尔斯(Cindy Niles)所说:“通往地狱的道路上铺的是可持续发展目标。”

世界经济论坛等全球主义机构一直对超级富豪们俯首帖耳,而负责它们运营的幕后势力始终在对朝鲜大加抨击。朝鲜并不是乌托邦,但也曾尽力抵制他们的占领行动,如今已经力不从心。平壤的决策者们很有可能受到了威胁,又或许已被收买。同样的事情早已在其他各国发生。

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同平壤和上海人民站在一起,抵抗全球主义分子的入侵。我们决不能被亿万富豪所蛊惑、自以为是,与本应与之同病相怜的受害者们为敌。

要打败全球主义分子,我们必须在各个地方创办起全新的临时性政府,同时建立有别于“全球主义”组织的, 以为人民为重的“国际主义”联盟,全力抵御企业法西斯主义。

超级富豪们明白,我们若能集结起全世界志同道合的人们,为共同的目标而奋斗,他们便会迎来末日。他们会不择手段、不计代价地迷惑我们、离间我们,竭力威胁、贿赂大批公众人物,以实现世界的彻底重建。

心怀叵测的全球主义分子刻意将某些国家打上了“敌人”的标签,而同这些国家的民众携起手来、群策群力是我们反败为胜的关键所在。

中国在这场以新冠骗局为代表、可能会使大多数人沦为奴隶乃至落入更悲惨境地的新形式全球阶级之战中拥有特殊地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法律和基本原则仍然把结束阶级斗争、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作为国策。现在中国是唯一一个保留了以平等和民主为本的革命原则,并且通过以阶级斗争为基础的革命性治理予以贯彻、将其作为政府目标的大国。

当然,我们都被暴富的想法,被自恋和自满的思潮所诱惑。我们在各个大学中设立商业学院,告诉人们把变得富有作为人生目标无可厚非。

然而中国与其他大国,尤其是今日的俄罗斯不同。中国拥有潜力,能够令阻止财富向亿万富翁手中聚集这一事业成为整个国家、政府、乃至军队的目标 — — 我们能够在政府文件中找到相关表述,只需要行动起来,让它们成为现实。

不论中国的革命传统在星巴克咖啡杯和阿迪达斯T恤中埋得有多深,它始终等待着人们去挖掘、赋予其新的活力。

如今正是中国发挥世界领袖真正作用的时刻。它要做的,并非通过模仿美国、推广危险的消费和军事化文化来予以超越,而是实现改变,让人们有真正的全新选择。

毛泽东等许多伟人都在自己的专著中表达了相似的观点。此时此刻,他们论述中的瑕疵已无关紧要,而其革命性潜力却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未来举足轻重。

--

--

How to take down the Billionaires:

A Manual in Eleven Chapters

Emanuel Pastreich

January, 2022

download PDF

Chapter 1

“Assessing our position in the middle of the battle”

Chapter 2

“The weaknesses of the billionaires”

Chapter 3

“Formulate a comprehensive strategy”

Chapter 4

“Stop complaining!”

Chapter 5

“End governance by secrecy”

Chapter 6

“Don’t outsource the movemen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