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归何人所有?”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

美国总统大选

独立参选人

2020年 6月 19日

我同朋友们说打算竞选美国总统时,他们告诉我,我的理念和宗旨十分崇高,但我应该通过社交媒体散布自己的想法,应该把履历放在搜索引擎上,让别人看得到 — — 首选当属谷歌。

我明白劝我这样做的人心怀善意;尽管我赢得了广泛的支持,但竞选资金实在有限,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已经尽力而为。然而,可悲的是,我在互联网上浏览,设法传递自己的观念时,却发现对于残忍怯懦的权贵阶层而言,真相一文不值 — — 他们潜伏在幕后,藏身于深林;而这片丛林,就是我们所熟知的互联网。

我们对媒体网络依赖至深,因为在为正义而战之时,我们想要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同行之人;我们需要就重大问题沟通交流,需要共同商策如何令未来更加美好。而媒体网络早已被唯利是图的短视之徒收买。

搜索引擎谷歌根本就是跨国企业Alphabet用于榨取利润的无情工具;该公司完全不受监管,谷歌也在大搞信息垄断。奇怪的是,我的朋友们似乎都对此毫无察觉。同时,他们也许是对真相茫无所知,也许是拒绝承认:操控地球公民之间话语的脸书、推特等私人企业,其宗旨便是管控民众,其本质恶贯满盈。

我们从心底里希望把它们看做互联网服务业的客户或者所有方;它们也在不遗余力地举行各种公关活动,让我们相信谷歌和脸书同慈善设施和责任感极高的政府机构一般无二,完全是为了让民众以科学方法追求真理而诞生的。

当然,这些企业并不会阻止我们为促进政府改革、建立健康社会而努力,但前提是我们的活动不会损害到它们及其客户的利益。这就意味着它们的主要职能常常是将你我切实改变国家的要求转变为对无能乃至卑劣的政党、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类似底层生物的不满。

它们,以及它们所创办的慈善机构貌似慷慨正直,却通过分散诸位以及诸位亲友的注意力,令诸位无法开展有条理、有效率的思考,利用帖文和短消息让诸位沉溺于即时满足而渔利。它们避重就轻,拿美国的小问题大书特书,把相关报道灌输给我们,令全国无法上下一心,共同面对当前真正的道德与政治危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它们说诸位是谷歌、脸书、推特、色拉布等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的用户,然而实际上我们是它们销售给他方的商品:我们的履历、我们的兴趣爱好、我们的习惯、我们的朋友和联系人等私人信息都是它们贩卖的对象。

更重要的是,它们还为劫掠你我和美国的企业提供服务,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误导我们。它们提供给权贵阶层的最为珍贵的商品,便是受过蛊惑、不知真相为何物、不知可信者为何人的大众。

此次新冠疫情也被它们拿来大做文章,围绕着疫情而生的焦虑与困惑正是它们要贩售给第三方的商品。它们将前后矛盾的讯息展示在诸位面前,完全无意探寻科学真相。

那么,媒体和社交网络向不同群体灌输相应迷惑性信息的目的何在?

它们的动机多种多样,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令民众对全部机构产生深深的不信任感。媒体、腐败官员和卑鄙专家教导民众,新闻、政府、警方、大学、研究机构和权威人士均不值得信任。这也就意味着目前没有任何一方尚能阻止权贵阶层巩固自己的实力。谷歌、脸书、推特之流把自己扮作致力于发掘科学真理的可靠机构,煽风点火,在这一恐怖过程之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而该过程的环节之一,便是建立彻底腐败的政府和各种机构。从这个角度而言,那些报道也并非完全失实。

破坏所有公共机构与开展独立、客观分析所需的资源是强力推行政府、教育与民众交流渠道私有化的必要一步。

我们与他人的交流渠道也是上述企业打算控制的政治系统的一部分。我们生产食物的方式、居住的地点以及购物的选择早已在它们的掌控之中,然而倘若我们的互动渠道也沦为它们的资产,倘若我们必须直接或间接地购买与亲友沟通、建立组织、保卫自己的权利,那么我们简直与奴隶别无二致。倘若我们不通过它们便无法与人见面,无法出门旅行,无法通信、发电邮、打电话,那么它们便不仅能够监控我们的一举一动,更完全可以为所欲为,切断我们与外界的交流。

脸书共和国

我想花上几分钟讲讲脸书这一社交平台 — — “脸书”公司称该平台归其所有,并用之以操控、误导民众。这里我并不是说脸书之无耻绝无仅有,也无意于贬斥其为最最差劲的公司,之所以用它来举例,是因为我有与它打交道的经历,而且我觉得它大有潜力:只要用来为公共利益服务,它完全可以推动美国大步前进。

脸书已经通过向全世界推销谎言为其所有人与投资商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财富。它看似一个共享、透明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可以促进民众的交流合作,却没有赋予其用户决定其运营方式的权利;它向民众发布旨在操控他们的讯息,同时又通过售卖收集而来的用户信息来牟利。除了计算进账多少的超级计算机,它不对任何一方负责。

可是,脸书比其任何一家竞争对手都要“平易近人”得多。这是因为脸书公司可以获得大笔大笔的低息贷款,并用之以占领全球市场。

与此同时,脸书已经变成了可供全世界用户寻找志同道合之人、进行国际交流的强大平台。人们可以在上面分享萌猫与咖啡图片,也可以用它来开展富有建设性的讨论,商策如何令世界更加美好。不过现在,脸书更希望诸位只顾欣赏眼前的浮光掠影。

在脸书上找到与我们意气相投、或是身处同地的人并非易事;而且通过脸书接受、发送的资料不可分门别类地储存于该平台,供日后查阅。稍加时日,我们在脸书上发布的信息便变成了脸书公司及其客户的专属之物。第三方开发的原创应用无法在脸书上运行,因此用户也无法拓展该平台的功能、随意定制自己的首页。

尽管如此,即使其当前版式相当粗糙,但脸书仍然具有组织全世界的深谋远虑之人开展广泛对话的潜力。这一平台功能有限,对意欲寻求真相的用户又不甚友好,可是仍然有思想深刻的活跃用户汇聚于此,其中不乏初高中的学生。

也就是说,脸书为完全隔绝于政治讨论的民众提供了团结一致,共同为当地社群、为整个世界贡献力量的机会 — — 尽管它的设计初衷或许并非如此。

倘若拿脸书 — — 一家营利性企业与联合国、世界银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致力于全球治理的国际性组织相比,我们便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前者的参与允许度要远高于后者,其环境更适合民众进行广泛讨论。

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举办的是内部讨论,讨论结果会被编写为晦涩难懂的长篇大论,或者单方面展示给读者,或者通过主流媒体播出。至于这些组织所拟定的政策之优劣,如你我,如尼日利亚的街头商贩和中国高中生一般的普通民众根本无法置评 — — 尽管整个世界都会受到它们的影响。

联合国只承认民族国家为其会员国。然而目前大多数民族国家的体制都因跨国公司的活动和国内阶级分化而四分五裂,因此普通民众根本没有通过政府向联合国大会建言的机会。

可是,如果让脸书转型成为归世界公民所有、运营的全球性机构,那么它便可以在真正的全球治理大业中发挥极为关键的作用。

请记住,成就脸书这一社交平台的,并非脸书公司,而是我们用户。同样,推特、色拉布等某些企业自称归其所有的平台之所以能有今日的成就,也要归功于我们。是我们发布了五花八门的内容,令脸书生气勃勃,是我们织就了高效广阔的关系网络。

拥有脸书所有权的企业其实同十九世纪铺设联合太平洋铁路的强盗大亨一般无二。克拉克·杜兰特与马克·霍普金斯等人从银行融资,为牟取暴利修建了联合太平洋铁路,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民众的努力,该铁路网被纳入了规管框架之内。《1887年州际商业法》规定禁止歧视短途旅客、采取掠夺性手段,此后一条条无人监管的铁路受到了相关法规的严格管制。

邮政也是从营利性企业手中的、杂乱无章的谋利工具转变为提供重要服务的非营利性政府部门的。如今各大企业财团正在为将邮政服务私有化而煞费苦心,然而政客们懦弱无能,居然没有人敢提出反对:不仅邮政服务不应私有化,而且谷歌、脸书、亚马逊也应转型为受政府监管的垄断企业或者归用户所有的公司。

可悲的是,尽管我们身为纽约公民与世界公民,尽管我们已经深深地融入全球的商品分销、物流以及数据发布与收集系统,但我们仍然对彼此一无所知。我们必须克服对彼此的无知与冷漠,建立全新的参与性全球治理体系,应对全球危机。

脸书可以成为团结你我的纽带,但我们必须提出强势的诉求。我们必须坚持自己的主张:有权拥有脸书的是我们,而不是一家从我们身上吸血的公司。我们应当提出切实的提议,为脸书规划发展道路,将脸书公司和与之类似的企业引上正途。

现在,直接游说脸书,让其改变管理规则,允许用户通过民主过程决定脸书平台的设计与框架,以此来建立真正的共享型全球线上社区绝无可能,因为如此唯利是图的企业根本没有接受我们请求的动机。

另一方面,其他社交网络的参与者又相当有限,因为它们缺少民间资本来源,同时还要遭受跨国企业的挤兑。

我们需要制定周密的计划,决定脸书应当如何进行内部管理,个人用户应当如何讨论脸书的政策,以及这些政策怎样才可获得通过、在地方及世界范围内施行。

首先要对脸书进行改革,使其更面向大众、更加透明,更能迎合个人与不同群体的需要。我们可以从简单的诉求开始,比如允许个人用户在平台上自行设计应用,让用户有权利买卖自主开发的应用等。

这一过程还可包括通过选举建立地方社群,以讨论、决定当地乃至全球的脸书运营政策。

所有权问题

要让脸书成为由我们控制的集团,我们必须坚决主张脸书平台的内容以及生自该平台的利润归我们所有。也就是说,脸书理应属于我们。

脸书股份有限公司称脸书平台产生的利润归其所有,对上传内容、织成关系网的用户一毛不拔,这种做法大有问题。应当拥有脸书的,显然不是能够进行国际融资、请得起大群律师的富豪,而是其创造者。

我们需要开展切实讨论,商谈脸书的归属问题,同时制定提案,规划这一供民众交流的共享空间在未来应当以何种形式归何人所有。这些提案必须以民众的具体诉求为基础,令共享所有权、共享利润等规划能够由专门的用户群体贯彻实施。

要让脸书归我们所有,我们就必须重新考虑自己在社会中担当何种角色,摆脱深陷多年的消费迷梦。我相信,当前的经济、生态与意识形态危机足以令大家清醒。

我们还可以召开制宪会议,制定脸书宪法基本草案,建立脸书、类似社交网络平台以及搜索引擎的全球管理框架。

这部宪法将:

1. 创立相应机制,令脸书能够响应公民的需求;

2. 令脸书遵守一系列道德原则;

3. 保证脸书的金融交易情况和管理架构完全透明,其所有利润由创造内容的用户共享;

4. 确保政策的制定过程绝不会受到私人资本的干涉。

届时电脑编程、设计、法律、艺术、哲学、文学、工程、社会学、物理、生物和信息科学等领域的专家将参与此次大会,打造脸书宪法的基本框架。

会后应有六个月的商讨期:我们将与整个脸书用户群体沟通交流,在此基础之上修改工作组的初步提案,努力同大家达成共识。随后,在宪法得以通过的那天,脸书的全部用户都将变为它的公民,就建立高度负责、管理体系高度透明的“脸书共和国”一事投票。

在我的领导之下,我们将创造一个微支付系统,令脸书共和国的利润在其用户,在其创造者之间公平分配。届时脸书公民可以自由交易、交换作品,并可通过发布帖文、设计、表情包、视频和音频来获取适当收入。脸书股份有限公司将没有存在的必要,或许可以将其改造成为类似于Merit Network的承包方 — — 后者曾承包早期互联网的运营管理工作。

以德为本的脸书平台将成为全世界同心同德的人相聚的空间,让他们为创建全球参与性民主制度而努力,组建团队,启动合作项目,就人类共同的问题制定富有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人都可以通过脸书来寻找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伙伴与合作者,开展研究和政策讨论,将想法付诸实践。在资金来源十分有限的时期,让相似群体能够共享钱财,意义不可估量。

倘若我们有此意愿,倘若我们面对当前的全球性危机觉得自己责无旁贷,那么脸书平台即可转变成为践行全球民主治理的合法渠道。整个互联网也会在这一过程中通过对等网络变为完全由可再生能源提供动力的宪政民主世界。

Written by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